雲門舞集--「行草」,6月3日至6月5日在莫斯科Maly Theatre演出

遇見「雲門」,穿梭在劇院的後台,甚至是坐在林懷民老師旁邊與他聊文學,這些經歷都是我這趟交換學生生活的珍貴寶藏!

每兩年在莫斯科都會有「契柯夫戲劇節」(Театральный Фестиваль имени А.П. Чехова),從五月底到八月初會有一系列世界各地的劇團與舞團到莫斯科演出;今年,台灣的「雲門舞集」與「國光劇團」都在表演名單之列。

今年雲門到莫斯科演出,我很榮幸地有機會與他們短暫共事。

首演的當天,雲門的演出助理打電話給我,他們邀請我參加當晚的首演。很高興又很緊張,我提早兩個小時到劇院後台,幫忙助理處理晚餐事宜。舞者與團員們用餐時,我則是在雲門的行政辦公室內休息。助理告訴我,如果林懷民老師有空的話,她會介紹老師跟我認識。其實,我覺得見到老師本人的機會不大,所以也沒有多加期待。

忽然,辦公室的門打開了,穿著拖鞋的林老師與助理一起進到了辦公室,我正準備起身向老師問好,老師卻對我說:「你坐著,不要動!」短暫的會面,與老師聊一下天,他就離開了。

沒多久老師又進到辦公室與助理討論新聞稿事宜,老師站在我旁邊與助理交談,當我準備站起來要把位子給老師坐時,他一手把我的肩膀壓了下去,他要我坐著,不必讓位給他坐。

後來大家都離開辦公室,剩我在裡頭。林老師走出他的休息室,發現我獨自在辦公室裡面,他站在門口對我說:「你坐在那裡幹嘛?來說話給我聽!」於是我就跟林懷民老師坐在樓梯口的沙發上聊天!!

林老師鼓勵我要好好學俄文,因為俄國藝術又要在台灣蓬勃起來,我與他聊交換學生生活,聊文學,也聊未來。他甚至介紹他的俄國朋友與我認識。與他交談,不讓人感到尷尬,也不會有距離感,他是個親切風趣的長輩。

演出前,我跟著雲門的助理藝術總監與工作人員從後台走到了前台入場。演出時間是七點開始,但是延遲到將近七點半才開演;俄國人不停地鼓掌,催促演出的進行,甚至戲劇節官方也出來告知大眾表演會晚一點開始,但就是沒有說明原因,俄國人有點騷動,我也跟著有點緊張。表演結束才知道,原來是劇院的幕無法升起,並非舞團本身的問題。

七十分鐘的表演,舞蹈搭配音樂與燈光讓人看了目瞪口呆,每當大螢幕上面出現書法字形時,我身旁的俄國人總會輕輕拍我的肩膀,問我那些字是什麼意思。

表演結束,俄國人掌聲沒有間斷過,好多人都站起來鼓掌喊Bravo!真的是數不清舞者們到底出來謝幕幾次,我環顧了劇院一周,看到俄國人們起立鼓掌,歡呼與口哨聲不絕於耳,我也不由自主地起了雞皮疙瘩。當然,我也沒有停止鼓掌,一直到觀眾們散場。

我問了幾個俄國觀眾的心得,他們簡單地回答我:「Супер!」(超棒!),甚至有人說多虧了林懷民,他們才知道這些中國文化那麼美。

結束後,台灣代表處跟契柯夫戲劇節官方合辦了一個晚宴,雲門助理藝術總監請我一起去參加,她說就把我當成他們自己的人。

在巴士上,我坐在助理藝術總監旁邊,她總是帶著我,不會讓我感到格格不入,而走道旁坐的就是林懷民老師!上車沒多久,老師忽然拱我站到巴士中間跟其他舞者們自我介紹,感覺好害羞,但是他們的拍手歡呼卻讓我覺得很溫馨。

聊到莫斯科飲食昂貴,老師要我每天都到劇院找他們一起吃飯;聊到擔心晚宴太晚,回學校有點危險,老師說我可以住在他們的飯店。感覺他就是一個沒有架子,幽默感十足的藝術家。晚宴時,他的發言總是逗到俄國人們呵呵笑。


與林老師合照:政大學長學弟(哈哈)


雲門助理藝術總監-–李靜君


雲門舞者--宋超群大哥

明年雲門舞集還會到莫斯科演出「花語」,甚至俄國官方還要林老師每年都帶團到俄國來表演。我想,雲門舞集總是有種魔力:舞台上與舞台下都是如此。

 

Петя:尋訪莫斯科的宗教歷史   next   Петя:俄國課堂生活

flc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Lux
  • 好棒的經驗 真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