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異國電影院!」-- 一切都要那麼剛剛好-瓜地馬拉式的電影新哲學
  觀影者:林盈助

那是剛到瓜地馬拉安地瓜這城市學西班牙 文的第二個月,對於這棋盤式街道的殖民古城總算是熟悉了點,不再需要衛星導航,也能在格子狀的街道巷弄中,自然地悟出方向。既是一座洋溢濃厚殖民色彩的古城,一家現代化的連鎖電影院自然是不太相稱。那這約莫1.2公 里見方的小城還可能有戲院嗎?有的,不單單只有一家,它還有兩家,但都不是放映強檔新片的首輪戲院,也不是便宜大碗的二輪戲院,而都是自行決定片單的電影院。而今天要介紹的這家戲院Cine Sin Ventura,就座落在中央公園週邊的一隅。

這是一間沒有售票亭的電影院,一 樓窗戶上有的僅是本週上映之五部電影的海報,與當週的電影時刻表,通常一週會有一天公休,一天也只放映個三場左右,早來的與晚來的大概都會撲空,一切都要那麼地剛剛好才行。而所放映的電影甚至可回溯到九零年代,不管是首輪還是二輪,在這裡一概不適用。

不過,有時候這電影院就是不放映電影, 反而變身成聚會的場所。對熱愛足球的瓜地馬拉人而言,沒有什麼比透過大螢幕來欣賞足球賽事還來得過癮,一群朋友湊在電影院裡喝著啤酒,看著賽事轉播,邊嗑著比薩和薯片,隨著比賽的節奏而吶喊尖叫,不用花上大把鈔票,也能有無價的享受。然而,這 戲院就這樣而已嗎?當然不是,不管你熱愛的是搖頭電音派對,還是熱情奔放的騷莎舞曲,在這裡通通有機會可以一展舞技,戲院會不定期地請來知名DJ或是舉辦不同主題的舞會,座位區與螢幕間的大空地馬上變成舞池,跳累的人 可以到座位區休息,跟戲院的服務生招個手,點個飲料,這裡瞬間就變成Lounge Bar

林1.jpg

位置寬敞的座位區。螢幕前的場地隨時都能變身為舞池。

說了這麼多,當然還是要親身體驗一下。 那個晴朗的午后,跟韓國來的同學一同向老師請了半個小時的假,騎著單車來到了戲院一樓。選定了要看的電影,便從旁邊的樓梯直接爬上了二樓,在電影院裡停好了單車,穿著像西餐廳服務生的工作人員,馬上引導我們入座,沒有一般電影院制式化的座位安排,取 而代之的是張張分離的獨立座椅,每二至四張椅子會各自形成一個小小的獨立區間,每個區間都會有張小圓桌讓客人置放飲料跟食物。甫坐定後,服務生便遞上菜單,菜單一整個洋洋灑灑且密密麻麻的兩大頁,除了供應一般的飲料外,也可以點調酒或是開酒,戲院通道外的二樓景觀吧台便會將酒送上;吃爆米花還不過癮的 話,也可以點漢堡、薯條或是各式義大利麵,徹底將戲院與餐廳做完美的結合。

林2.jpg

各獨立區間的置物圓桌與豐富的菜單。
       正因為座位區的空間被徹底的隔間,不 會有在一般戲院常發生的膝蓋頂到前排座椅的不舒適問題。即便座位前擺了張圓桌,還是可以舒舒服服地翹著二郎腿看電影,肚子比較大的我也可以輕鬆的換腳或是原地來個全身性的伸展。這樣的空間,如此的服務,到底一張電影票是多少錢呢?應該所費不貲吧?答案可以說是,也可以說不是,因為來這裡看 電影,基本上只要有消費即可,也就是只點一杯15 Quetzales (約新台幣66)的 飲料即可待上一場電影,若要在這裡大吃大喝,當然就不只這個價錢。若想要看下一場電影的人,也只需再多點一樣東西。

林3.jpg

           電影院後方的第二吧台區,開舞會時就可以派得上用場。

        那天向服務生點了還負擔得起 的可樂後,便專心等著電影—印第安那瓊斯4的 開映,電影放映前的換場時間,大螢幕上放著八零年代紅極一時的西洋勁歌金曲的MV,聽 著當時的雙人合唱團Wham唱 著Last Christmas,頭也不自覺地跟著螢幕與音樂搖頭晃腦了起來。電影開映 後,偌大的電影院裡,始終只有我和我的韓國同學兩個人,包場的感覺還真不錯。電影中的大叔哈里遜福特雖已年過六十,但從那些動作場面看起來,卻一點也難不倒他,但英文發音搭配上西班牙文的字幕卻徹底地難倒我們了,本來英文就沒有到一聽就懂的境界,視 覺上還得分神給西班牙文的字幕,三不五十還得跟隔壁的韓國同學討論一下劇情,想要好好地看場電影卻變成一整個忙碌,大概只有大叔忙著打鬥的那些片段,我的視覺與聽覺才能得到喘息。

       電影結束前,服務生悄悄地在 桌上放上帳單,帶著帳單到戲院通道外的二樓景觀吧台付賬後即可離開,我們卻在這景觀吧台稍坐了一會,俯瞰著夕陽餘暉下的古城街道,欣賞著魚貫其中的觀光客與身著傳統服飾的馬雅人,時空的錯覺在此油然而生。這間隱身於老建築二樓的電影院,沒有現代化戲院的規矩,卻添 加了幾分lounge的慵懶氛圍,花點小錢,便可換到一下午的美好時光,這是我的異國電影院。

flc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