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夜越美麗,各國夜生活大不同!」--帶著拖油瓶一起跑的學術界慶功趴
Party King:小志先生

我在燈紅酒綠的夜都市台北混了十幾年,什麼party沒跑過什麼夜店沒泡過,但就是沒去過能帶著拖油瓶闔家蒞臨又能狂歡到半夜2點的學術界慶功趴。敢叫夜店王子party女王的你,也想一窺究竟嗎?

正所謂「Friday night! Party night!」,少了啤酒助興的趴哪能叫趴。所以如果在星期五下午系館餐廳區的長桌椅都被搬到中庭咖啡區,然後無數個壯丁來回穿梭、揮汗淋漓的搬運著成千上百的啤酒,十之八九是當天晚上又要舉辦口試通過後的「Dissertation party」。這天是Linda的博士論文口試,依照慣例她也會在口試結束後舉辦慶功Party。瑞典果然是「小孩我最大」的民族,連我家6個月大的拖油瓶竟都在受邀名單中。


Party主題--非洲之夜

一到會場,我們馬上被會場爭奇鬥豔的景象給嚇傻,男的清一色西裝筆挺女的小洋裝晚禮服,型男靚女比比皆是。以瑞典人隨時隨地都會拎著小孩的習性,小比果然不是在場唯一的小娃。一現身後馬上就有熱情的金髮姊姊在他身邊晃來轉去還不時送上秋波頻頻示好,只不過沒見過世面的小比,不懂得豔遇難求竟不動如山的像隻無尾熊硬是巴在媽咪身上。

晚宴前,三位非洲來的樂手即興演出熱情的音樂,吧台旁聚集著喝香檳吃點心兼哈拉打屁的人群。我們當然不能錯失這千載難逢的機會,拉著小比一路扭到鼓手旁。熱情的黑人叔叔看到小比扭腰擺臀的滑稽樣,竟越打越起勁最後索性就對著小比表演。驚魂未定的小比似乎承受不住太濃烈的熱情,絲毫不領情的放聲大哭。不想壞了大家興致慌亂離去的我們,只好用著眼神的餘波跟黑人叔叔致上無盡的歉意。


對著小比表演的鼓手

約莫七點時Linda才現身(沒想到晚一個小時開桌的壞習慣不是只有台灣人才有),簡單的歡迎大家蒞臨並介紹主持人後就請大家就坐。如同西式婚宴,主持人敲了敲酒杯起身開場白後,大家便輪流起身到Buffet區取餐。餐桌上有兩張紙卡,一張是擺有Linda大頭照並說明他的工作領域、研究成果。另一張則是好友為他寫的一首打油詩,是待會大家要獻唱給她的歌詞內容。


Party的buffet及兩大桶生啤酒

今晚的義式風Buffet,有兩大桶免費讓你喝到爽的生啤酒。另有一張長桌擺的全是前來參加的好友贊助的各式酒品。一定要為國爭光的呆丸郎,只好忍痛割愛我們收藏的台灣之光~東湧高粱。一邊用餐,主持人一邊介紹上台致詞的嘉賓。第一位當然就是指導教授Per Olof。他圖文並茂的敘述著Linda如何「struggle with her work」;為了研究,如何「anytime、anywhere」密切的與其他人溝通合作及討論(秀的卻是Linda在海灘與人聊天、在吧台與人喝酒的畫面),最後還給了她「work hard but in a relax way」的註解。


指導教授的相片佐證~work hard but in a relax way

接著上台的還有Linda論文口試的opponent、Linda的未婚夫及父母.....,但用的都是讓我們鴨子聽雷只能跟著大家拍手傻笑的瑞典語。看到台上台下又哭又笑的景象,相信感人指數應該可達五顆星。最後是精彩的late night show(兩個充滿喜感的瑞典人,一個彈著吉他,一個唱著改編歌曲,內容多是取自Linda求學過程中被當要重考的趣事)讓台下的人個個笑的東倒西歪,小比也不甘示弱的跟著大呼小叫。約莫十首歌,晚宴就在眾人的歡笑聲及小比的驚呼聲中結束。而美麗的夜晚此時才正要開始。


說學逗唱的late night show

接著大夥人全部轉戰學生餐廳裡的舞池。而今晚的主題是「非洲之夜」,三位非洲鼓手帶來節奏明快、活潑動感又熱情的音樂,彷彿讓人置身於熱帶叢林之中。看著大家忘情的在舞池中隨著節奏擺動,我們也拉著小比變身非洲小土著(現在時刻凌晨12點,還好沒有查驗年齡的保全擋在門口)。果然熱情的音樂融化了拘謹的瑞典人,大家越搖越high衣服越脫越少,管他外頭是零下10度還飄著雪的深夜,現場火熱的氣氛簡直可比薩哈拉沙漠。此時,親友們贊助的酒品,就變成吧台販售的飲料,晚宴的支出剛好可以藉此回撈一筆。而high卡小比終於在半夜一點宣告掛點,我們一家只好提前告退這個有小比可以一同參與令人難忘的狂歡party。


親友贊助的酒品飲料~台灣之光東湧高樑

誰說有拖油瓶就得當宅男,誰說小小孩就不能當趴踢王子。我們與0.5才的小比在瑞典完成了這個奇特的跑趴初體驗。

flc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