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異國電影院!」-- 真實又虛幻的印度電影院!
  觀影者:childishme

 

 2007年即將告別大學四年的暑假,我和四個朋友做了一趟屬於青春尾巴的旅行──前往印度加爾各答當兩個星期的志工。

    印度是一個和台灣差異很大的地方,他們的文化封閉而堅毅,所以即使外在上,擋不住世界性文化的入住,卻能夠很完整地保留了從前的傳統和特性,比方說,印度司機開計程車時,手不離喇叭那特有的狂囂;擦身而過的印度婦女們,身著傳統紗麗的自然曼妙;踏出旅館的人行道上,或遊民或工人或攤販地席地而坐,甚至席地而睡...等衝擊的景象,使得我們花了好些時間,才融入這一切。

    由於當志工的關係,一週七天裡,我們有五天是有任務的,有時是教小朋友唸書,有時到車站裡發放食物給遊民,或幫這些受傷的遊民們上藥治療,每次任務總讓我們身心疲乏,只有星期一和星期二是休息的日子。於是我們臨時起意,決定趁著休息的時候,看一場道道地地的印度電影!

c1.jpg

電影院買票的櫃台!

    我們到加爾各答裡,年輕人最常聚集的市集"New Market"附近的一間電影院,那時正在上映一部印度恐怖片"PHOONK"。對於我們這樣不懂印度方言的外國人而言,無論選那一部片都可能因為語言的關係,而失去了部分的故事,既然如此,也就沒什麼好挑片的了,我們便直接到櫃台買票!這間電影院的票價分成了三個等級,第一種是類似貴賓席等級;第二種是有劃位的;第三種是沒有劃位自由入坐(老實說,有點搞不懂第二種和第三種的差別,進戲院後更是覺得座位看起來都一樣啊),我們選擇了第三種最便宜的等級,一場三小時的電影只要35盧比,相當於台幣25元,真是俗又大碗!

c3.jpg

我們決定要看印度恐怖片"PHOONK"!!

c2.jpg \

印度的電影票十分復古,價格超划算!

看電影前,我還是不免俗地先上廁所,以免電影到一半時突然尿急。印度的廁所總是很溼,即使已經漸漸現代化了,但他們仍然保持最天然的方式──用手清理大號和小號,所以幾乎每一間廁所都沒有衛生紙和垃圾桶(除了高級餐廳和百貨公司之外,衛生紙對於他們而言是一種奢侈品),而廁所裡的格局除了便桶,還會有一個水龍頭和小水桶。當然,我還是帶著衛生紙進去了。

    一到放映的時間才發現,在印度,看電影的人真不少,我們跟著人群在旋轉樓梯裡排隊了好一陣子。印度的電影院比較像是劇場,裡面的空間很大,座位也很多,甚至還有樓中樓呢!這一場"PHOONK"幾乎也是坐無虛席了。

c4.jpg

在印度看電影的人很多,電影院也相對的比台灣大很多!

"PHOONK"不算是一部寶萊塢式的歌舞片,但卻延續了寶萊塢式誇張的表演,片中的對白主要是孟加拉語為主(加爾各答主要使用的方言之一是孟加拉語),摻雜著印度式的英文,雖然不能完全聽懂角色對話的內容,但是演員戲劇性十足的表情和肢體,加上導演十分直接的鏡頭剪接,我們幾乎能完全明白故事的發展。我本身是個很不敢看恐怖片的人,雖然"PHOONK"名義上是一部恐怖片,但卻一點都不恐怖,我竟然可以輕鬆地把頭靠在椅背上,不需要動什麼腦筋,就像看電視一樣自在。

    當我們正看到一個劇情大轉折時,燈突然亮了,我們五個人互相看著對方,還搞不清楚怎麼一回事,突然有些人站起來往外走,不少小販也揹著食物和飲料邊走邊叫賣,大家開始或買零食或上廁所的,原來是中場休息時間!對於印度人看電影還不忘生理需求,我深深覺得中場休息的安排,實在太周到了!所以,其實我也不用特別在電影前上廁所了嘛!

c5.jpg

看電影還有中場休息!真是太酷了!

   十分鐘之後,大家慢慢入坐,小販開始離場,燈也暗了,下半場好戲即將登場!這一段的劇情是主角們開始反攻,對抗邪惡的巫婆,最後甚至還找到了巫婆的基地,用正義的法術破除詛咒。看到這種成功地用正義的力量對抗惡勢力的情節,全場的印度人都興奮了!大家開始跟著主角大叫,看到主角用力給邪惡的巫婆重傷的一擊,全場高聲歡呼,還有人吹起口哨!好不容易巫婆終於被打敗了,坐在我們附近的印度人,甚至還站起來鼓掌叫好!看到這裡,我們都傻眼了,交頭接耳地想說,其實也沒有精彩到這樣的地步,懷疑是不是等等就暴動了(因為我們在加爾各答才短短的兩個禮拜,就遇到了兩次罷工,這樣的懷疑不是不可能的......)。最後,主角一家人恢復了正常的生活,小孩們開心地去上學,而爸媽也能放心工作了。

    結局十分完美,燈亮時大家都笑著走出戲院,表情看起來就好像是自己痛快地打倒了影片裡的邪惡巫婆一樣。終於能夠了解,以前老師總說「因為印度生活太辛苦了,所以喜歡看結局很快樂的片子。」是怎麼一回事了,也終於明白為什麼印度人這麼喜歡看寶萊塢的片子了。

    對於我而言,印度電影的劇情舖陳總是過於冗長,並不會特別喜歡,但是在印度和印度人一起看電影卻是一個很奇特的經驗。

    感覺印度人看電影是一種對生活的逃避和幻想。進了電影院就像是一趟旅行,擁有暫時放鬆,卸下工作的美好,走出了電影院,他們還是得面對各自的生活,是很現實的。在台灣,看電影常常不是為了娛樂或放鬆,有時也會因為劇情或題材,而帶著負面的情緒走出戲院,這和印度人看電影的心情是很不一樣的!可能由於那時在印度所看到的景象,有太多的衝擊(「貧民百萬富翁」裡的畫面,很真實地生活在我們的周圍,一點都不誇張!),我竟然也多多少少體會了他們那種尋求解脫的心情。

    散場時,我們仍舊和印度人們在旋轉樓梯上塞了一陣子,不一樣的是,走出了戲院,我們可以輕鬆地繼續逛街和玩樂,有這麼一瞬間,我覺得自己好像在拍一部很真實的紀錄片,我們可以很快地抽離印度人們的生活,而他們卻只能這樣走下去......

c6.jpg

夜晚"New Market"的一角......

flc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